她是亚洲第一艳星号称在1000个男人中周旋成中国卫星导航之母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2-05-01 18:34

  原标题:她是亚洲第一艳星,号称在1000个男人中周旋,成中国卫星导航之母

  要说到中国最厉害的女人,很多人会想到邓文迪,专撩国际级富豪和政客。曾入选全球十大顶级豪门阔太前五名和全球十大超级富豪太太榜首。

  有男人为她闹过自杀,有男人为她终身不娶;有男人为她倾家荡产,有男人为她抛弃妻子;她的追求者名单跨越国际名人政要,令人咋舌。

  八十年代,她在内地四处奔走,做生意赚钱,涉足文艺、政坛、军火、航天……也捐献出大笔财富;

  九十年代,她把卫星导航系统输入全世界52个飞机场;步入21世纪,她并没有停下来,参与欧盟发展 “GALILEO”(伽利略)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,抗衡美国技术霸权。

  母亲是番禺人,明末时期武将的后人。父亲名梁锡洪,性格豪爽、学问甚广,并精琴棋书画,二十多岁时便已身兼律师、大学教授及广东省税务局副局长等职位,在狄娜9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。

  那时的狄娜,终究年纪太小,以至于还没来得及认识这几个字,父亲就溘然长逝。

  父亲死后,母亲带着她去澳门圣罗萨女子学校读书。在这里,狄娜渡过了三年的寄宿生活,却因为老师徇私舞弊,使她对这所学校充满失望。

  在年仅12岁的狄娜看来,一个徇私舞弊的老师,教不出什么好学生!与其如此,还不如回家帮母亲料理家事。

  或许是狄娜太过正直了,在香港,母亲又为她找了三所女子学校,期间,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,几次遭到开除。

  在狄娜17岁那年, 也就是 1962年 ,她遇到了人生第一个重大转折点。

  在泰国拍电影时的一次派对上,被当时泰国总理沙立的弟弟汤顿看上,从此拉开了自己传奇一生的帷幕。

  为博狄娜芳心,汤顿投资开拍电影《七虎歼霸》,为她量身定做了一个美女间谍的角色。

  母亲不同意未成年的狄娜前往异国他乡拍戏,狄娜便独自前往移民局申请更改身份证岁数,独自到达曼谷。

  在这部《七虎歼霸》中,7名顶尖男演员给初出茅庐的狄娜搭戏,影片的拍摄动用了泰国空军和陆军,警方也派出大批骑警参演,她提出任何要求都能满足,包括随时乘坐军用飞机。

  在泰国拍片期间,片中两位影帝男主角Mits及德宪都为了狄娜争风吃醋,总理不满Mits与其弟争女朋友,一度下令要他剃头发。

  而德宪则曾以左轮手枪玩俄罗斯轮盘,并对狄娜示爱说:“我愿意为了你,用我的生活碰运气。你现在能相信我吗?”

  汤顿还把狄娜介绍给自己的总理哥哥,狄娜凭借自己的机智和美貌得到了总理的信任。也因此结识更多政要。深受沙文与汤顿兄弟俩喜欢和信任的她,学习了银行业务训练课程后,就开始帮这兄弟俩管钱。

  狄娜曾说:“我只是负责管理,最重的是,一个人肯给你管钱,其他人也会给你管钱,除了泰国,还有许多其他机会。”于是,狄娜凭借这些资本发展贸易生意,成功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  我很认真地听。我一个十多岁的小妹妹,他们以为没什么,谈国家大事,谈国际如何孤立中国,老挝、泰国如何打仗,往哪里打。我第一部电影做间谍,他们不知当时的我,现实生活已在做间谍。

  1965年,狄娜从泰国回到香港,加入了国泰电影有限公司,先后在杨权导演的《七擒七纵七色狼》和《横冲直撞七色狼》中有衣着暴露的时尚演出,锋头一时无两。

  在香港电影圈发展仅仅几年,狄娜就拍了54部片子,多部创下票房记录,开启并引领香港艳片潮流。

  在拍摄电影之外,狄娜受丽的电视钟启文的邀请开始主持节目,《得咗》与《狄娜与我》就出自这一时期,《狄娜与我》也是电视圈第一次用主持人的名字做节目的名称。

  1972年,邵氏电影公司投资拍摄,由李翰祥执导的商业大片《大军阀》开拍。

  时逢李翰祥从台创业败北,回到邵氏的第一部作品。作为好友,狄娜在片中罗衫尽褪,奉献一组大胆的镜头,该片遂被后人称为邵氏风月片鼻祖,然而这也埋伏了争议。

  李翰祥说,当初是狄娜托人求演,不仅现场大大方方脱了衣服,还送了他一个纯银的四匹马拉车模型:“哇,我给她的片酬根本不够买这么贵重的银马车!”

  而狄娜在遗作《电影——我的荒谬》中透露当年李翰祥事业面临低潮需要她帮忙拍戏,她看过剧本,一字未提要脱衣服,于是因“义气”而答应参演,并自订服装、请工人、司机,更将全部片酬买了个牌匾,写上“马到功成”送给李翰祥,想不到自己“义气博儿戏”。

  最后一场戏临时被要求上阵,李翰祥用“梦呓一样的细语”,保证“镜头会很远,只拍到腰肢”“会拍得很美,会挂轻纱”。不料,被暗中装摄影机,最后拍下来的,不是李翰祥所讲的“隔了纱帘”,而是一段衣衫褪尽的“时尚演出”。

  而李翰祥之后一度若无其事想再邀她拍摄,被她狠狠推掉,随后方逸华再找她,表示邵逸夫“任开条件”要她去台拍文艺片,但亦被她推掉。

  1996年,李翰祥重病不起,狄娜亲往看望,往事如烟,留下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义。

  在上面提到的那部自传里,狄娜还毫不掩饰自己颠倒众生的魅力:泰国总理弟弟,东南亚某国的驸马爷,“皇帝小生”赵雷,文艺导演袁秋枫,新加坡戏院老板,内地珠影某厂长,香港才子,黄霑大画家范曾……无一不是裙下臣。

  1973年,她28岁,事业到达高峰,公开表态希望回大陆报效祖国,但被驻港新华社人员劝阻。

  第二年,她将公司的债项转到自己身上,坚持申请破产,成为香港史上首位申请破产人士,她自己表示此举目的是“表示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社会决裂”,要当无产阶级战士。但不到4年,她就还清70万债务,亦成为香港史上首位成功撤销破产令人士。同时她开始钻研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,一读就是三年。

  很多人不理解狄娜,他们哪里知道,早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,狄娜就已经默默收集情报,流向了中国大陆。

  70至80年代,狄娜把投资方向放在了航空航天事业上,利用自己手上的资金在内地立机场建立导航系统,当时几乎所有飞机场都用。

  90年代,开始参与人造卫星业务,她把卫星导航系统输入全世界52个飞机场;

  步入21世纪,她还参与欧盟发展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,抗衡美国技术霸权。 并将之推广到全国,就连欧盟的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计划中,她也以中方高级顾问的身份出现。

  “我当年从事航天科技工作,有人说是军火,以为我走私。如果是的话,我也是合情合法,是得到批准的买卖,应该叫防卫。”

  2005年,狄娜被邀请主持历史纪录片《百年中国》和《大国在崛起》,她毫不犹豫的出任。

  这个时候,很多人才反应过来,那个当年以而闻名的艳星,原来就是一个自愿服务于的女间谍啊。

  2010年,狄娜因宫颈癌溘然长逝。 按照意愿,狄娜去世前极力避免他人的探望打扰,去世后她也没有任何公开的殡殓仪式,她只想大家记得她生前的‘谈笑风生’,而不想大家看到她死后的‘木无表情’。

  刀枪能够杀人,笔墨可以救人,人类的社会因为有了传媒,人类才真正沟通成为一个体系。

  试想过去人类的历史社会在未有传媒的时期,人类的社会是多么的黑暗,人类的认知是如何单薄。

  各位传媒朋友,请继续你们有建设性的工作,只要你秉承良知,人类的社会就会因传媒而进步。